陈自华正在看报陈自华正在看报

  8月29日,安顺车城,一栋上世纪80年代的房屋内,陈自华盯着电视,他恨不得“钻”进去。

  他听不见,只能观看电视画面,电视上播放的是《长沙会战》。里面的场景,他再熟悉不过。

  这位95岁的老人,曾是抗日战争中的一名士兵,他参与过长沙会战。

  70年过去了,对于自己所经历的对日作战中的每一个细节、每一次战斗,他仍记忆犹新。

  会说简单日语

  也许是因为年轻时在战场上听过了太多枪炮声,陈自华耳朵几乎失聪。贵州都市报记者与他的交流是在小黑板上进行的,记者把问题写在小黑板上,他则看字回答。老人思维清晰,很难想象,他的年龄已经95岁了。

  陈自华还会说一些简单的日语,这些日语大多是让日本人投降、缴枪不杀之类。

  “只说过一次。”他笑着说,在战场上,日本人十分顽固,当他们说这些日本话的时候,日本人就会将炮弹打过来,后来,他们再也不用了。

  说服母亲,主动抗战

  陈自华老家在清镇条子场,他出生在一个较为富裕的农民家庭,从小就上过私塾,明白国家大事。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国土沦陷,让陈自华既害怕又愤恨。陈自华回忆,当时,他的家乡已经抽了一批人员参加抗日,自己被抽到第二批,但母亲觉得自己是长子而不同意,想让二弟顶替。

  此时,陈自华主动向母亲讲明抗日的道理,自告奋勇踏上了抗日征途。那时,他只有18岁。

  1939年,他被征入国民党部队第九十九师二九七团二营五连二排五班。

  同年8月,日本侵犯广西南宁,陈自华和部队出发了。

  杀个敌人就算够本

  部队挺进广西的时候,异常艰苦。陈自发回忆,他们时常遭到敌人的空袭,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陈自华总是在想,自己一个敌人都未杀死,就可能要和战友一样,这是多么可悲。“亲手杀个敌人,也算捞回本钱了。”他说,这是他的愿望。

  他很快有了机会。在一次阵地战中,他们被包围,双方都已杀红了眼,开始拼起了刺刀,连长阵亡、营长阵亡……

  陈自华已记不清楚杀了多少敌人,他只记得,在漆黑的夜晚,他们突围了。

  一次伏击,一排敌人倒下

  在部队经历了1年锻炼后,陈自华成了班长。他说,自己当时手下的兵全是新兵,班里的重型武器都是自己操作。

  长沙会战开始前,陈自华来到了湖北通城,他们隐蔽在通城陈家药房处。

  当天下午,哨兵来报:前方200米处发现敌人,他立即嘱咐哨兵,不许放枪,并将敌情报告给排长和营长。随后陈自华跑过去一看,“不远处,坐着三几百日本人。”他说,自己用的是勃朗宁机关枪,总共有装满子弹的5个弹夹,他用机枪瞄准了日军,开始射击,一排鬼子应声倒下,死、伤不计其数。

  5个弹夹打完后,再装上子弹,再放枪。

  “要是下命令冲锋,胜利更大。”他有些遗憾地说。

  这是他最为自豪的一场战役。

  随后,他们挺进湖南,参加长沙会战。(记者 周强 张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