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档案馆内,专家在修复古籍贵州省档案馆内,专家在修复古籍

  文/实习生代烨怡 都市新闻记者白凤 图/都市新闻记者邱凌峰

  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中,贵州这片土地上孕育了璀璨的文化,留下了大量古代文献典籍,堪称民族文化的瑰宝。然而由于年代久远或保护不得当,一些幸存的古籍破损严重,古籍保护堪称和时间赛跑不容迟缓。

  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民盟贵州省委副主委、贵州民族大学图书馆馆长卢云辉委员提交《关于尽快制定<贵州省古籍保护条例>的提案》,呼吁为古籍保护立法。

  贵州古籍保护做得还不够

  2007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古籍保护工作的意见》,正式实施“中华古籍保护计划”。按照《意见》要求,贵州省建立了古籍保护工作厅际联席会议制度,成立了古籍保护领导小组,省级古籍保护中心和专家委员会,形成了覆盖全省的古籍保护工作体系。

  “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启动以来,全省累计投入古籍保护专项资金920万元。通过“全国古籍普查登记基本数据库”向社会发布10288条共117638册/件,171部珍贵古籍入选《国家珍贵古籍名录》,3家古籍保护单位入选“全国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全省古籍修复专业人员从2007年的2人增加到10余人。建成并开展日常修复业务的2家古籍修复室(贵州省图书馆、贵州民族大学图书馆),累计修复古籍达1000余册/件共3万余页。完成数字化古籍近1000余种。少数民族古籍保护成果显著,尤其是水书、彝文古籍保护专项工作的全面开展。

  成绩显著,问题也不少。卢云辉委员说,贵州省大规模、体系化的古籍保护工作起步较晚,历史欠账多,任务还比较繁重,古籍保护工作形势依然严峻,仍存在不少问题:

  古籍保护岗位编制和专职管理人员不足;古籍除收藏在各类公共图书馆外,还有大量古籍收藏在文博、教育、寺庙、档案等不同系统,古籍保护工作在不同系统之间的协调工作难度较大;全省待修复古籍约有7万册件(约56万叶),与待修复古籍的庞大数量而言,古籍修复和保护人才仍然十分缺乏……

  另外,古籍保护经费投入不足,卢云辉委员举例:在古籍数字化保护工作方面,我省现存古籍超过30万册古籍需要数字化,目前数字化不足1000册。初步预算,要建立品种和版本完备的“贵州古籍全文数据总库”至少还需要投入5亿元,耗时10年方能完成。“这些都需要大量经费投入。”

  应加快制定《贵州省古籍保护条例》

  专业人员少、投入经费不够,造成古籍保护工作“跑得慢”,但另一方面却是大量珍贵古籍已“等不及”。

  卢云辉委员认为,《贵州省古籍保护条例》立法的基本条件已经较为成熟,建议由省人大尽快研究并确定出台《贵州省古籍保护条例》,用法律手段切实从根本上保障并推动贵州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弘扬。

  提案建议:

  尽快制定《贵州省古籍保护条例》,主要内容包括:

  1、规定工作机构及法律职责。一是规定省级古籍保护中心的设置及法律职责。二是规定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咨询机构的设置。

  2、规范古籍普查登记工作。一是规定古籍普查机构与法律职责。二是规定古籍登记工作制度及补充登记制度。三是规范省外、海外古籍调查。

  3、规范古籍分级保护工作。如国家珍贵古籍名录、地方珍贵古籍名录、珍贵古籍名录的申报、珍贵古籍名录的评审、入选珍贵古籍名录古籍的保护等。

  4、规范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制度。如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制度、古籍重点保护单位的申报、古籍重点保护单位的评审、古籍重点保护单位的支持、年度汇报和督导检查等

  5、规范古籍的保管与修复。

  6、规范古籍的展示与合理利用。7、相关法律责任。如古籍公藏单位的法律责任、古籍重点保护单位法律责任、行政主管部门和古籍收藏单位工作人员法律责任等。

  近年来,为让古籍的重要性被更多人理解,贵州有不少面向公众普及古籍文化知识的活动开展。通过专题展览、系列讲座、文化活动等,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了解到古籍的文献价值、学术价值、艺术价值和文化价值。

  2018年,贵州都市报小记者团的孩子们先后走进贵州省图书馆、贵州省档案局,学习修复古籍、拓片制作,近距离接触珍贵的古籍文献。通过观摩和参与,孩子们感受到了中华古籍的魅力。

  泛黄的纸张,晕开的字句,时间赋予古籍更多价值,却也在无情地磨损它,它们急需受到保护。

  卢云辉委员说:该立法填补国内立法空白。通过立法确立古籍的保护、管理、利用与服务制度,促进贵州优秀历史文化的传承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