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 7月26日,由贵阳学院主办,泰国加拉信大学协办的“中泰文化交流合作论坛”在贵阳国际生态会议中心举行。据悉,本次论坛以“中泰地缘文化传播与共建”和“东盟共同体与中泰关系研究”为主题。开幕式上举行了中泰文化教育合作联盟成立仪式,并宣读《中泰文化教育合作联盟宣言》。

  当天的学术论坛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的论坛主题为:“中泰关系与东盟未来”,泰国国家研究院泰中战略中心主任、上将苏拉斯特·塔纳唐,泰国国家改革指导大会前成员萨宁·帕门,泰国四色菊皇家大学商务学院院长Padon Armart等嘉宾和贵州师范大学喀斯特研究院任晓冬、贵阳学院吴凌、北京大学李宇晴等嘉宾等人,分别就中泰教育、文化、经济合作,中泰教育交流的认识和体会等话题进行发言。

  第二阶段的论坛主题为:“中泰地缘文化传播与共建”,泰国-中国企业家发展研究所名誉顾问、将军绰特·阿努布里查,泰国乌隆皇家大学校委会董事长、将军尼努·凯堵思里,中国南方边境贸易和跨境贸易委员会主席攀唷·窝卡拉蒙鹏等嘉宾和贵阳学院陈真波、康文、向有强、李金来等嘉宾,就《中国文化在东南亚的传播》、《语境中的美:泰国瓷器的审美文化探析》、《女性文学视角下<我是艾利--我在海外的经历>的解读》等论文进行探讨。

  嘉宾语录

  “中泰文化交流合作论坛”上,参会嘉宾围绕中泰双方的渊源、经济发展、文华交流,展开了饶有兴趣的讨论与发言,并出具论文,把论坛一次次推向高潮。

  苏拉斯特·塔纳唐(泰国国家研究院泰中战略中心主任,上将):

  中国的汉语教师到泰国后,在军队上对各个级别的军官教授汉语。中国和泰国展开教育交流活动后,每年有不少泰国学生会选择来到中国读书,使两国的文化交流更进一层。泰国的研究人员抓住这个时机作研究,为推动中泰两国的经济合作作出努力。

  萨宁·帕门(泰国国家改革指导大会前成员):

  中国和泰国都是处于类似发展阶段的发展中国家,具有类似的发展任务。中国追求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和共享发展,并致力于发展现代化经济,而泰国坚持已故国王普密蓬·阿杜德陛下提出的“充裕经济”,推动泰国数字4.0和东部经济走廊(EEC)发展,并正在努力建立国家未来20年的发展战略。

  苏才(泰国加拉信大学副校长):

  五年来,我们的学术交流与合作取得了很多成果,如“汉语教师支持计划”、“加拉信大学的泰-中文化交流营”以及“贵阳学院短期汉语学习计划”等,为泰中文化研究领域发展更多的学术伙伴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李金来(贵阳学院教授)

  泰国瓷器是泰国器物文化和陶瓷艺术的典型代表,诞生于由泰国特殊的自然地理环境和人文精神气质所共同融会建构的语境之中。泰国瓷器的烧制工艺、器物特征和消费接受无不受到这种语境的制约、控制、促进和积淀,泰国瓷器的审美文化便在这样的语境中被蕴藉、浸染、赋义、模型和建构起来。

  吴凌(贵阳学院教授)

  早在十七世纪至十八世纪初(明未清初),贵州有80户苗族因反改土归流失败而迁入越南河江省同文县;十八世纪未一十九世纪初(清朝乾嘉时期)贵州苗族起义失败后,贵州、云南和广西的苗族分两路迁入越南的同文县,老街省北河县和泰-苗自治县;十九世纪中叶,即太平天国起义期间,又有一万多苗人从贵州、云南和广西迁入老街、河江、安沛和泰一苗自治区等地。

  向有强(贵阳学院泰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副教授、博士)

  中泰两国有着悠久的友好交往的历史,从汉至清的中国古籍中留下了大量有关古代泰国和中泰交往的历史记录。在比较文化形象学理论视角上,这些历史记录创造了中国的泰国文化形象。遗憾的是,关于古代中国对古代泰国的认识与文化形象的建构问题,并不像中国形象一样引世人关注,研究成果不多。(本报记者 张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