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2日,权威专家解读仁怀市茅台镇恐龙足迹化石群时说,目前已统计到约200枚恐龙足迹,与恐龙足迹化石相伴的,有多种远古生物化石,以及远古时期的河水波纹痕迹。

  此前,中国地质大学和四川省自贡恐龙博物馆的专家确认,仁怀市茅台镇岩滩村岩壁上发现的印痕,系侏罗纪时期的蜥脚类恐龙足迹化石,距今1.7亿年。这批恐龙足迹化石,早于在赤水、习水发现的两处恐龙足迹化石。

  这说明,在约1亿年的时间里,赤水河两岸都有恐龙群体活动。

  12日,贵阳晚报、ZAKER贵阳联合进行新闻直播时,专家们经前一天的工作,统计出现场恐龙足迹化石数量为200枚。专家分析,还有大约200至300枚恐龙足迹化石,目前被掩盖在表层松动的砂岩之下。

  中国地质大学教授邢立达发布朋友圈称,岩滩恐龙足迹化石,会成为未来几年中国恐龙学的璀璨点。

  邢立达等人还观察到,岩滩村岩壁上的恐龙足迹,是群体性活动时所留,绝大多数都是恐龙由西向东行走时形成,越向东足印越深。“足印深的地方,当时的泥土越软,可能更靠近河心。”他说,这个细节,透露了1.7亿年前该处的水文信息。

  另外,岩壁上大量分布的波纹状图案,被确认系古代水下沉积层上的水波纹痕迹化石。“这些波纹,证明该处并非激流,而是一片相对的静水区。”他说。

  另外,11日晚至12日晨的大雨,冲走岩壁上的尘土后,很多原被掩盖的信息暴露出来。“有类似蚯蚓或沙虫类软体动物蠕动留下的印痕化石。”邢立达说,可推测,远古时期,赤水河两岸地区的微生物非常丰富。

  现场有这么多恐龙足迹化石,是否有发现恐龙骨架化石的可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邢立达说,骨架化石和足印化石形成的条件完全不一样。

  据介绍,恐龙的尸体,要快速被掩盖,才有机会形成化石;而足印,则需要“亮出来”一段时间,足够干化后,等到下一波泥沙覆盖才能形成。 (记者 黄黔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