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吴道华近照 抗战老兵吴道华近照
校长蒋介石亲授吴道华中正剑 校长蒋介石亲授吴道华中正剑

  在凯里市湾溪街道亲亲家园小区,住着一位黄埔军校十九期毕业生。1944年后,他在湖北秭归、宜昌、沙市一带,多次伏击鬼子“征粮队”,直至日本军投降。他就是今年已经94岁高龄的吴道华。

  据吴道华老人介绍,他1921年出生于凯里市 (原炉山县) 舟溪镇黄金寨一户苗族农民家庭。14岁那年高小毕业后,不顾家人反对,他徒步5天5夜400余里,来到省城贵阳求学。

  “这一步横跨了50多年,直到离休后才重返故里。”吴道华老人说,在贵阳,他靠打工维持生活,用省下的钱请人补习文化,寻求人生出路。

  伏击日寇“征粮队”

  1941年,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在贵阳招生,19岁的吴道华报名应试,以前80名的成绩被录取,成为黄埔军校第十九期一总队步兵科学生。在毕业典礼上,作为全校前10名优秀生的吴道华,获赠蒋中正(蒋介石)署名授予的“中正剑”。

  据介绍,1944年春从黄埔军校毕业后,吴道华被分到湖北秭归,进入76军135师(后整编为76师135旅)军部,最初任见习参谋。半年后,吴道华从76军军部分到135师404团1营1连1排任少尉排长。

  1944年底至1945年8月这期间,吴道华所在的连队主要分散在宜昌、沙市一带乡镇,伏击从城里到乡镇来“征粮”的鬼子。

  一次,在沙市外围某村寨,老百姓向他们报告说,有一小股日军要进村来“征粮”。吴道华知道后,就带领全排战士悄悄摸到村口埋伏起来,等待鬼子进村口时来过两面夹击。鬼子来了大约一个班10多名“征粮”队伍,刚进村口就遭到了伏击。双方火并了一刻钟之后,鬼子见大势已去便急忙撤退。

  “打得好过瘾,鬼子死了8个。”说到这里,吴道华老人一边比划一边深情激动。

  据吴道华老人回忆,像这样痛击日本“征粮队”的战斗,他大大小小经历了20多次。每一次战斗,他始终佩剑不离身,牢记“誓死保家卫国”的训条,带领全排3个班40多名战友,在湖北宜昌、秭归、荆门一带山山岭岭抗击日寇1年多。

  亲历日军投降

  1945年8月15日,已经走投无路的日本侵略军投降了。当时,驻扎在城外的吴道华与战友们并不知道日本已正式宣布投降,听到城里百姓放鞭炮庆贺时才知道。

  据介绍,投降的日本部队,大部分退到武汉等大中城市,随后回国,只有少部分的留下移交物资。

  “那时候,日本人见到我们中国军人都是点头哈腰的,显得很有礼貌,而且许多都会讲汉语。”吴道华老人说,当问及日本人为何要来侵略中国,他们回答说“我们是奉长官的命令而来的”。

  “打开鬼子交出的仓库,都是成堆的粮食与毛毯、军服等。”说起日本投降后的事,老人回忆了许多细节:日本军队的仓库中有很多小袋子装的干粮,类似于压缩饼干,只要战事一起,带上几袋干粮就着水壶就可以随时解决吃饭问题,很方便,不像中国军队要埋锅造饭才得吃;日本兵军帽上的布片设计也很特別,可遮阳又可防蚊蝇叮咬,夏天急行军时还可“煽风降暑”。此外,缴获来的日本皮靴,许多是脚拇指与另四指分开的,“但分发下来,没人穿得起”。

  “对于已经投降的日本军官,我们不打不骂,除了给他们吃饱穿暖外,还对他们进行集中学心,教育他们‘侵略中国是可耻的’。”据吴道华老人描述,日本兵个子不高,最高的也就一米七左右,他们的“三八大盖”装上刺刀后比日本兵的身高还长。

   北平随部队起义

  1947年4月,吴道华所在国民党135旅(前身为135师)随部队来到陕甘宁边区的延安,但刚到几天,他因生病被送回西安治疗。不久,135旅进到子长县羊马河附近时进入解放军伏击圈,全旅4700多全军覆没,远在西安治病的吴道华,因此捡回一命。

  病愈后无部队可回,吴道华便回到黄埔军成都本校。经黄埔同乡引见,被聘任为黄埔军校驻北平第一军官训练班军械科上尉科长,赴北平训练华北“剿总”傅作义指挥下的连长以下军官。

  1948年12月,吴道华随傅作义部起义。起义后,吴道华被分到渤海军区工作。

  此后,吴道华奉命南下,利用同乡和黄埔同学关系,在重庆秘密动员国民党空军第五军司令部汽车队队长金儒瑜(黄埔同学,贵州麻江人)起义。随后潜回贵阳、黔东南一带,争取了残余在当地的部分国民党部队起义。

  1950年2月,渤海军区将吴道华的工作关系转到炉山县(现凯里市),正式公开身份。此后,他担任县武工队副队长和凯里剿匪指挥部指挥长,开始在家乡对付反动武装势力,并指挥了“凯里保卫战”等剿匪战斗。

  1953年,吴道华调任普安县民政科科长。1958年,吴道华被错划为“右派”。1979年,平反恢复工作。

  暮年致力两岸同胞相聚

  1983年,吴道华在平坝县离休,几年后回原籍凯里定居。

  吴道华在中国版图上迂回了大半个世纪,又回到儿时离家的起点,按理说应该画完了人生的圆。1988年,贵州黄埔军校同学会成立,吴道华被选为贵州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理事兼黔东南州黄埔军校同学会联络组组长。

  自此,他利用个人的黄埔同学身份与在台湾的黄埔同学关系,为祖国统一大业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每年中秋、春节,吴道华除邀请在凯里黄埔同学召开座谈会外,还向台湾同学寄去贺年卡和信件,通过这些活动,联络同学感情,促进祖国统一。

  “迄今为止,与我保持联系的远在台湾的同学有20多人。”采访结束时吴道华老人说,他还通过在台湾退休后回凯里居住的黄埔同学及战友,利用他们每年回台湾领取退休金的机会,带去大陆老同学的问候,并鼓励他们在晚年共同为早日结束两岸同胞分离之苦多做工作。(记者 杨光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