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脑卒中(俗称“中风”)被称为“人类健康的头号杀手”,具有高患病率、高发病率、高死亡率和高致残率。调查显示,它已成为我国第一死亡原因,也是中国成年人残疾的首要原因。刊发由患者家属撰写的“中风父亲历险记”,旨在唤起公众对卒中的关注,提高普及卒中预防的知识,提醒公众及时科学救治患者。

  “祝你生日快乐……”5月13日晚8时,银色的月光散进病房、爬上床头,与生日蛋糕上的烛光交汇,映照在大家的脸庞上,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自然,在柔和的烛光照射下显得格外轻松。生日歌响起的那一霎那,在父亲49岁生日的关头,我们一家人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灿烂的笑容。

  笑容里,既包含着父亲迈过“鬼门关”的喜悦,也包含着贵黔国际总医院神经内科全体医护人员给我们的感动!

  当晚,以往来医院都很闹腾的女儿也被气氛所感染,前所未有的安静,安静地看着压抑了一个多月的长辈们脸上如何“多云转晴”。女儿才两岁,或许还不太明白大人们这一个多月所经历的痛苦、恐惧、绝望、感动、喜悦等复杂情绪。但当晚,她肯定知道,大人们再次笑了,外公身上插着的各种管子没了,也能动、能说话了,肯定是发生了好事情。

  于大人们而言,这是一次奇迹,是贵黔国际总医院和我们一家人共同对战“病魔”创造的传奇!

  父亲突患“脑中风”

  “鬼门关”走了一遭

  时针拨回到一个月零两天前的4月11日。我在昆明当兵服役,当天是周末,原本我和媳妇带着女儿开开心心地准备去公园游玩,正启动车子时,媳妇突然接到家里电话称,父亲在盘州游玩时突然晕倒,送到医院救治,被诊断为脑出血。

  顿时,我和媳妇感觉心里犹如压来一块巨石,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怎么办?”军人和军嫂特殊的身份,让我们迅速冷静下来,并作出决定,由于女儿太小,父亲的病情不明,事发地就在云贵交界处,因此我带孩子在家等消息,媳妇先驱车赶往盘州医院。

  “老公,盘州总医院诊断是脑干出血!”“呜呜……医生说,爸脑干还在出血,死亡率80%以上,并且不能手术,只能保守治疗。”“我们可以选择就地治疗或者转院,转院的话风险非常大,怎么办?”……随后,媳妇带着哭腔打来一个又一个电话,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沉重。

  “当地医疗条件欠缺,转院希望更大些!”当天下午,我们一家人决定,把父亲转到省会贵阳市的某三甲医院,300公里4个小时的路程,救护车只跑了3个小时。

  然而,转院虽然顺利,我们心目中全省最好的三甲医院并未给我们带来希望。父亲进入医院ICU病房的第三天,因为脑干出血量大,医生查完房对我媳妇说:“你爸爸这个病治不了,醒过来的概率极低,就算醒过来很有可能是植物人。”

  之后,我们又咨询了其他3家省内较好的三甲医院及邻省较好的医院,但结果都一样——治不了。和医生谈完话,媳妇和家人决定将父亲接回家中,做了最坏的打算。

  当天,我就带着女儿赶回贵阳,回到家时,我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村里的亲戚朋友都来了,在帮忙给父亲准备后事。全家人都沉寂在悲痛之中,有的长辈还找人给父亲算命,用土办法放血,所有招数用尽,结果并没有一点起色。绝望之中,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父亲的眼角突然流下两行泪,家人立马给他擦眼泪,并喊叫他,谁也没有想到,他居然能点头回应。

  贵黔国际总医院

  “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们要不要去贵黔国际总医院试试?”就在这时,父母的一个好朋友打来电话,为我们一家人及时送来“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这个医院是去年10月份才开业的,不知道怎么样?”“医院建得特别好,但好像是私立医院,不晓得靠谱不?”起初,提到贵黔国际总医院,亲戚朋友们都议论纷纷,我们一家人也将信将疑。

  当天,经人介绍,我媳妇和贵黔国际总医院院长取得联系,院长又把该院神经内科主任郑健教授的电话给我们。

  “脑干出血预后差,但不是完全没有抢救过来的可能;抢救过来后将来肯定会有后遗症,也有可能以后不能下地行走;抢救治疗周期长,具体视并发症情况,治疗费用肯定高。但我们一定会尽全力救治。”随后,媳妇和郑健主任反复沟通,其间郑主任一句充满了担当的“尽全力救治”让一家人决定,立马送父亲去贵黔国际总医院。

  这时,一直昏迷的父亲努力睁了一下眼睛,母亲激动地立马叫小姨子拿来张纸写上几个大字:“送你去贵黔国际总医院”。父亲努力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后又闭上,然后点了点头。

  腾床位、准备设备……虽然是周末,但贵黔国际总医院领导、神经内科医护人员仍立即开展工作,科室郑健主任专门赶回医院,亲自协调救治我爸的相关事宜。在医院各级领导和科室工作人员的努力下,我爸2小时就转入贵黔国际总医院神经内科,从此开启了与“死神”赛跑的经历。

  “脑干出血、中枢性呼吸衰竭。”“自主呼吸停止,眼肌麻痹,咽喉肌麻痹,四肢瘫痪,括约肌麻痹,肺部严重感染。”当天晚上九点,父亲一入院,原本安静的医院神经内科便开始忙碌起来,病房进出的脚步声整夜未停,父亲很快被插上尿管、胃管等各种管子,上了呼吸机、心电监护设备等。

  一切救治工作就绪后,郑健主任便开始安抚我们家属,告诉大概的救治方案,且耐心详细地解疑答惑,设身处地为我们家属考虑、鼓励我们,他的亲和力让我们心里绷紧的弦开始放松。

  随后,为有助于病人康复,护士还耐心地教我怎么给爸爸擦身子、拍痰、按摩等,护士每两个小时都会来给父亲翻身,医生一天要来病房询问病情好几次。

  来到贵黔国际总医院陪护几天后,我有两个强烈的感受,一个是医生和病人、家属不像是普通的医患关系,更像是亲密无间的战友,而“病魔”就是“共同的敌人”,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一定能击溃“病魔”。

  事后,我们了解到,该医院有100多名专家骨干都是原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医院的老军医时,同为一名军人的我,才深刻地理解到为何“医院的医护人员和病人及家属的关系特别好”,是因为老军医骨子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信念使然。

  在贵黔,我的另一个强烈感受是,设计人性、设备先进。几栋楼之间有廊桥连接,完成挂号、缴费、看病、做检查、取检查报告等事项,无需出大楼一步,全部在大楼内即可完成,且功能区相对集中,也不用来回上下楼跑,看病、取药等全程信息化操作,只需扫个人专属二维码即可,为病人和家属省了很多事。

  38天惊心动魄积极全力抢救

  父亲转到了康复医院

  父亲因为躺在床上不能挪动,肺部感染严重需做胸片检查,不用病人挪动,便携式的设备可直接推到病房给我爸做检查,现场出结果。病床也是电动的,可以自动调节起坐。这些先进的设备对于他这种脑干出血不能动的重症病人来说,确实非常方便。

  然而,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医护人员的技术、服务、素质。前期,父亲因并发症肺部感染严重,痰特别多,自己又无咳痰能力,一旦有痰堵住呼吸道,人很容易窒息,非常危险,所以“吸痰”成了护士最繁重的工作,一晚上要吸几十次。而因为吸痰让人特别不舒服,父亲经常不愿意配合,每次护士都及时、耐心地给他吸痰,有时像哄小孩一样,但护士总是不厌其烦,只要一喊吸痰,都会以最快速度赶来。

  有一晚,父亲刚拔完管,被痰堵住,氧饱和度快速往下掉,情况非常危险。护士给他吸痰时,他已经开始痉挛,嘴紧闭着张不开,护士不断采取急救措施,最后父亲一口痰喷出来,弄的护士身上全是,且痰里有传染性极强的细菌。

  我在一旁很歉意,但护士没有一点不适,仍然专业、耐心地把工作做完才离开。

  “你给我输的什么药?”4月22日,经过9天的抢救,父亲意识开始慢慢清醒,但全身除了眼珠子能动,其他部位都动不了。凌晨两点,我给爸爸按摩完,护士王玉来换输液的药,一直说不了话的父亲,突然醒来冒出一句很清楚的话,把护士吓一跳。

  随后,我和护士都很激动,治疗效果比预想的好,我立马给媳妇发微信说:“爸能说话了!”

  能自主呼吸、肺部感染和消化道出血治愈、能清楚说话、可以控制大小便、能吃流食、手脚能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经过38天惊心动魄的积极抢救,以及细致的护理和治疗,父亲的康复出乎预料的好和快。

  护士长徐静说,我们家对病人的护理,是整个病区做得最好的。但我们打心里认为,其实他们才是最辛苦的人。神经内科的医生说,我爸的治疗效果和康复速度是他从医几十年来,从未见到的,并说,父亲以后下地走路应该没有问题,而这,都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

  “治疗已基本结束,可以考虑转康复医院了!”5月19日早晨,温暖的阳光照进病房,照得人心里暖融融的,医生查完房后笑着对我们说道。顿时,一种喜悦感从天而降,一家人想哭、又想笑,既幸福,又感动,心里的阴霾烟消云散。

  第二天,我们就赶紧联系康复医院。

  5月21日,父亲转到一家中医院开展康复治疗后,我的微信朋友圈多了3个人,分别是郑健、徐静和主治医生李小平。经过38天的相处,我们相互配合支持,彼此的信任和感动,让我们成为了真正的“战友”。

  如今,我们还时常联系,聊聊老人家的病情。尽管我们已经离开贵黔国际总医院,但他们的关心并未停止,虽然我爸的治疗划上了“句号”,但我们家人和该院医护人员之间的情谊只是划了个“逗号”。

  以后,我们不再是医生和家属,而是会换个身份相处,那就是——朋友。而我认为,这就是贵黔国际总医院医护人员的人格魅力所在,他们心中有“大爱”,是值得结交的朋友。

  延伸阅读

  脑卒中是脑中风的学名,是一种突然起病的脑血液循环障碍性疾病。临床表现以猝然昏扑、不省人事或突然发生口眼歪斜、半身不遂、智力障碍为主要特征。脑中风包括缺血性中风(短暂性脑缺血发作、动脉粥样硬化性血栓性脑梗塞、腔隙性脑梗塞、脑栓塞)、出血性中风(脑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高血压脑病和血管性痴呆四大类。

  脑卒中给个人、家庭、社会带来沉重的负担,往往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治疗,效果仍难以令人满意。

  对脑卒中的预防遵循三级预防的策略:一级预防即针对具有脑卒中危险因素的人群,积极治疗危险因素,同时定期监测其他危险因素的发生并采取针对性措施,减少疾病发生;已经证明,禁烟、限制膳食中的盐含量、多食新鲜水果蔬菜、有规律地进行身体锻炼、避免过量饮酒可降低罹患心血管疾病的危险。此外,还需要对糖尿病、高血压和高血脂采取药物治疗,以减少心血管病危险并预防脑卒中。

  二级预防即针对已发生过一次或多次脑卒中的患者,给与早期诊断早期治疗,防止严重脑血管病发生,常用的5类降压药均可用于脑卒中二级预防;对已经患有糖尿病等其他疾病的人员开展心血管疾病二级预防,这些干预措施与戒烟相结合,往往可以预防近75%的血管性反复发作事件。

  三级预防即对已患脑卒中的患者,加强康复护理,防止病情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