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年27岁的唐琳是一名康复医学治疗师。2019年11月15日,她随上海岳阳医院首批援黔医疗队来到习水县中医院开展帮扶工作,从此开启了看似平凡却极具耐心的儿童康复工作。

  在此之前,该项目在习水还是一块空白之地。

  “想来为老区人民做点贡献,世界很大,能够让梦想的痕迹留在贵州大地,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对于来贵州开展援助帮扶工作,唐琳心理早已是满满的期待。

  来到习水后,唐琳调研走访了一些困难儿童家庭和习水县残联,在习水县残联给她的一份习水县脑瘫儿童登记在案的情况表后,她显得非常惊讶,“基数太大”。

  对此,唐琳围绕“医、教、研”协同发力。在援黔医疗队的共同努力下,建立了4个专科门诊,以各个科室为切入点,定期进行教学讲座培训,并进行多学科的教学融合;协调各方抓好基础,进行经验分享,对科研骨干进行单独培训。

  见到唐琳时,她正在给一名脑瘫患儿做康复治疗。孩子的脚上绑上了厚重的固定脚架,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是生命难以承受之重。取下孩子脚架,只见孩子不停地在哭泣,母亲和医生一边哄着孩子,一边做脚部按摩。

  唐琳说,儿童康复中心目前常见的患者主要集中在脑瘫和自闭症,她们的主要工作就一条,最大程度上去帮助小朋友完成功能性的恢复,希望孩子们能够通过她们的治疗,快乐成长,融入社会。

  她还在习水县一边远乡镇目睹了一患者家庭困难实际情况:儿童康复项目可以为患儿提供一些免费的治疗服务,家庭只需承担一些往返的车马费和生活费即可,但患儿父亲说这笔费用也无力承担,唐琳显得痛心疾首。

  为了帮助更多的患者,团队竭力争取各方有利项目。

  “遵义市残联提供了一个项目,可以给这些困难儿童每年一定的康复费用,我们正在积极的争取,让更多的孩子可以接受一个比较系统的治疗。”

  “在上海市普陀区对口帮扶习水的项目中,有一笔费用专门用来购置儿童康复的设备,现的大多数儿童康复设备都是这笔费用购买或者捐赠的。考虑到医保问题,大多选择医保能够报销的项目,目前医保能够报销的项目在90%左右。”

  唐琳说,患儿家长一开始都是先来咨询,在了解之后,认为可以进行治疗才做出选择,来这里的患儿,都有去过周边省份治疗的经历。

  年龄较小的患儿,家长更关心孩子的功能能够恢复到什么地步,比如运动功能,能不能够走路,言语功能能不够说话;年龄比较大的,家长则更关心孩子后期能否正常入学、升学,怎么融入社会,怎么组建家庭。

  住院治疗是两周时间,在此期间,医院和家长进行治疗目标确定,尽量去完成这个目标,同时做好长久的规划,也就是小朋友在一年或两年后,能够达到何种程度,在大目标的基础上,不断优化治疗方案。

  “现在每天有7人左右接受康复治疗。”唐琳说,根据小朋友的实际情况,医院采用物理治疗、作业治疗、言语治疗等,一般30-60分钟不等,时间长了小朋友也会疲倦。

  之前有个小朋友来的时候是不能够站立,现在基本上能够站立,牵着手还能够行走。“很多小朋友来后,对家长和医生的指令依从性都有一个比较好的接受能力。我们的宗旨是让家长花最少的钱,逐步向康复目标迈进。”唐琳说。

  上海岳阳医院是分批次帮扶习水县中医院3年,每个批次援黔人员服务半年。而今,唐琳服务时间已满,即将启程回沪,迎来下一批医疗队。

  “不间断的帮扶,是要打造一支带不走的医疗团队,在专项医疗板块上培养人才、打造品牌、建立优势,持续造福习水人民。”唐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