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修文县融媒体中心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70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高唱《志愿军战歌》入朝作战,谱写了一部感天动地的英雄史诗。

  在朝鲜战场上,美国一度高调宣扬“空中优势”,投入到战场的战斗机和轰炸机有近两千架,企图完全主宰朝鲜的天空。而抗美援朝初期,我志愿军连一架飞机都没有,防空武器也只有36门老旧的高炮和数百挺高射机枪,雷达也是一部都没有,搜索空中目标只能靠耳听目视。在这种形势下,于新中国成立前期刚刚组建的高射炮特种技术兵,在战场上大显身手,不断击落敌机,为扭转战局发挥了重要作用。

  近日,笔者驱车前往修文县六广镇沙坡村抗美援朝老兵陈发顺家中,聆听他当年的战斗故事,还原那段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感受一代军人深厚的家国情怀。

  如今虽已鲐背之年的陈发顺已是满头银发,行动也有些不便,但他说起当年朝鲜战场上的经历仍是激情飞扬,随着老人的叙说,笔者仿佛看到了那个硝烟弥漫、弹片横飞的战场。

  1930年4月,陈发顺出生在六广沙坡的一户贫困家庭,由于家庭贫困,陈发顺靠给地主家打工为生,住的是草泥房,穿的是麻布衣,吃尽了人间苦头。人民解放军解放贵州后,陈发顺家里分得了田地,翻身做了主人。

  “我是1951年3月入朝作战的。”根据陈老的讲述,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应朝鲜政府的请求,10月8日,党中央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到朝鲜去,打击帝国主义!”1951年1月,年轻的陈发顺和众多有志青年一道应征入伍,成为高抛63师608团5连的一名战士,经过新兵两个月集训后,陈发顺所在部队接到入朝作战命令。“部队从上海出发,坐火车一路北上前往中朝边境。”陈发顺告诉笔者,北上的途中,部队时刻做好战斗准备,高射炮(机枪)的炮口都警惕地指向远方的天空,随时准备打击美机的突然袭击。

  “部队在丹东简单休整后,就进入了朝鲜境内,一路上战友们都很兴奋,大家高声地唱着《志愿军战歌》。”说到此处,陈老便轻声唱了起来: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老人回忆,进入朝鲜境内后,战争的气氛就更加浓厚了,部队乘坐的列车不断被美军飞机袭扰、轰炸,我军只能被动的用高射炮进行自卫还击。

  “那时候打仗真的很残酷啊,志愿军缺少作战飞机,装备不如美军先进,防空武器只有落后的防空炮和高射机枪,美军利用强大的空中优势,对我们的阵地进行狂轰滥炸,好多战友都牺牲了。”老人回忆,1951年4月8日,美军出动各类飞机数百架次,对高炮63师保卫的永柔机场进行轰炸。“听到美军飞机的声音后,我们立刻跑上炮位做好战斗准备,听到‘开火’的命令后,‘轰!轰!轰!’,‘嗵!嗵!嗵!’‘哒!哒!哒!’……我军各种防空炮和高射机枪一起开火,死死地追着敌机打,整整打了十多个小时。”陈发顺和战友们密切协同,操纵防空炮和敌机“拼刺刀”,将一发发带着仇恨的炮弹射向敌机。

  “第一次打仗说不紧张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战时已经忘了一切,只想消灭敌人!没准备再回来,都准备随时牺牲!”陈发顺自豪地告诉笔者,那一仗打掉了美军的嚣张气焰,打出了志愿军的威风:“连续20多天,敌机都不敢飞临我军阵地上空,只敢远远地在我们的火力圈外转来转去。”

  陈老说:“战争不仅残酷,而且也非常艰苦,战场上只能在荒郊野外卧着睡,或者在掩体里横七竖八地躺着打个盹。后勤补给上不来,吃穿都成了很大的困难,有时候一把炒面一把雪就是一顿饭,腊月寒冬,战士们穿着单薄的衣裳和敌人厮杀。”

  保卫美林机场、参加夏季反击战役、粉碎美帝的“空中绞杀战”……在2年零4个月的抗美援朝战争中,陈顺发参加战斗大大小小共计数百次,由于他作战勇猛,5次荣立三等功,并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朝鲜战争结束后,陈发顺与志愿军一起留在朝鲜进行援建,直到1955年,陈发顺随部队从朝鲜回国,移防福建,继续保卫祖国领空安全。1958年,陈顺发退伍回到家中务农,直至现在。

  如今,90岁高龄的陈发顺老人儿女孝顺,子孙满堂,他时常会给孩子们讲述当年战场上的故事,告诉他们要听党话、跟党走。由于年事已高,老人患上严重的风湿,但他告诉笔者,国家和政府没有这些为保卫祖国浴血奋战的老兵,他的各种待遇都得到了落实,在家人的照料下安享晚年。

  老人说,现在他常常会想起那些牺牲的战友,今天幸福的日子都是他们用生命换回来的,他们都是祖国和人民的功臣,我们要永远记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