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轮胎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子午胎分公司员工在胎胚制作生产线上。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邓刚 摄

  贵州坚持难中求稳、稳中求进,在毫不放松疫情防控的同时,千方百计克服困难,全力以赴推动规模以上企业复工复产。

  2月26日,贵州省规模以上工业企业4113个,实现全面复工复产;企业员工返岗45万人左右,返岗率76%,复工达产呈现出起步稳、速度快的良好局面。

  贵州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已陆续复工复产,并全力向第一季度“开门红”冲刺。

  “大块头”全面复苏

  1月31日,在贵州省能源局发出《关于做好煤矿复工复产全力以赴保障电煤供应的紧急通知》后,盘江煤电集团、兖矿贵州能化公司、贵州豫能投资矿业集团等国有煤矿企业积极作为,克服交通运输、人员返岗等诸多困难,加快企业复工复产,全力以赴保障电煤供应。

  至2月20日,贵州全省复工复产煤矿累计达243处,产能14187万吨/年,比春节放假期间增加212处,产能10557万吨/年。

  2月10日,航空工业贵飞试飞站传来阵阵轰鸣声,数架“山鹰”飞机整齐停放在停机坪上,试飞工作人员戴着口罩逐一启动。面对贵飞新一年更加繁重的飞机科研生产交付任务,航空工业贵航在坚决按规定抓细抓实疫情防控的同时,科学有序统筹复工复产。2月底,航空工业贵航各公司陆续完成复工复产。

  2月17日8时6分,庚子鼠年第一批茅台酒在自动贴标生产线上开始贴标,很快完成喷码、拴带、装箱等流程。这是继2月13日茅台集团启动制酒制曲生产以来,在疫情期间实施的第二阶段复工复产——随着包装、勾贮以及相关销售、管理部门开始运转,标志着这家中国白酒行业龙头和贵州经济支柱企业全面复工复产。

  2月19日,贵州最大发电企业乌江公司构皮滩发电厂分别从贵阳、遵义两地接回133名职工,正式吹响复工复产号角。至2月24日,构皮滩水电站累计年发电量11.03亿千瓦时,同比增发2亿千瓦时。

  规模以上企业稳得住,经济主心骨也就稳得住。当前,贵州能源、装备制造等全省工业经济“大块头”企业已全面复苏,并全力以赴释放新动能。

  “一企一策”保驾护航

  贵州着眼于复工达产,在企业恢复运转的同时,紧锣密鼓筹划,针对现实情况出台企业复工方案和扶持企业举措,助力企业有序恢复生产能力。

  在有序推进复工复产的同时,重点抓企业帮扶、抓精准帮扶,实行“一企一策”,组建7个工作组,深入企业了解困难,设立工业企业复工复产专线电话,全天候解答企业疑问、协调解决企业困难问题,共商策略,把解决问题落到细处、实处。

  为推动农村产业革命向纵深发展,贵州省农业农村厅加强调度督查,指导各地精准实施“一企一策”帮助企业解决好疫情防控、用工困难等问题,拓宽农产品产销渠道,多措并举推动农业龙头企业复工复产。到2月29日,重点调度的903家省级以上农业龙头企业全部复工。

  针对特殊时期企业能高效办理税务,贵安新区税务局推出“一企一案一策”服务,即一户企业、一份调研方案、一份可享受税收优惠政策清单,为企业专属制定调研方案及可享受税收优惠政策清单,个性化精准服务企业。

  为助推企业安全、灵活复工复产,贵州省发改委、交通、人社等多个部门在加强防疫保障、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加强援企稳岗和用工保障、减税降租、建立补偿机制、加大资金支持等方面出台多项政策和措施。

  冲刺第一季度“开门红”

  位于毕节市的贵州磐石高科新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磐石”),是一家专业从事绿色环保高性能混凝土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预拌企业。疫情发生以来,贵州磐石按照省里的要求,分期错峰安排员工返岗。

  为加快复工复产,六枝特区工业园区贵州葵花药业采取了许多独特的措施,比如组织行政人员顶岗上班,保证设备连续运行,暂时取消周末休息。为保证及时发货,积极联系地方政府,通过地方政府协调物流,畅通渠道,推动企业全面复工。

  因疫情防控,企业推迟开工,贵州千亿级企业时间更紧、任务更重。对他们来说,起跑就是冲刺。“我们海信人有信心和决心把时间抢回来、把损失补回来。”贵阳海信总经理许毅信心十足:2020年原计划生产120万台电视机,面对疫情,不但没有削减计划目标,甚至还计划增加订单。

  贵州磐石对今年生产经营也同样充满信心。因为其符合绿色发展大势而前景光明。

  作为贵州省工业体系的“四梁八柱”,贵州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占据全省工业经济结构的95%以上,去年总产值超过1.2万亿元,带动贵州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9.6%,增速位居全国前列。疫情来袭,造成交通不便,员工返工困难,贵州省外原材料企业停工断货、物流不畅、运费增加等一系列问题亟待解决。

  面对各种困难,贵州十大千亿级涉及企业及时应对,采取了许多新措施,逐步脱困。

  目前,贵州现代化工、优质烟酒、先进装备制造、大数据电子信息、新型建材等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已陆续复工复产,并全力向第一季度“开门红”冲刺。

  文/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方亚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