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绥阳发布

  记倒在防疫一线的共产党员王斌

  3月6日,是王斌住进ICU病房的第11天,妻子梁梅一直守在病房外,虽然见不着丈夫,却也寸步不离,她的陪伴,是王斌坚持治疗的唯一精神支柱。

  主动请缨助阵战“疫”

  今年44岁的王斌,是绥阳县国有资产投资运营有限责任公司监事长,因患慢性肾炎,去年8月做完换肾手术,长期靠药物支撑,身子十分虚弱。

  “我作为党员,这个时候如何为国家做些事情?”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王斌与梁梅商量,准备为疫情防控组织捐赠。

  1月31日,共青团绥阳县委书记吴立军与本地爱心企业家郭明飞发起了“抗疫”公益捐赠活动,正好,王斌通过好友陈余信得知此事。

  “我们知道他身体不好,他却坚持说自己没问题,想加入进来,我就只好答应。”吴立军在乡镇工作时与曾王斌共事,那时的王斌雷厉风行,对认准的事说一不二。

  当天下午,王斌主动请战,成为此次活动的第三位发起人。翌日,王斌四处联系爱心人士为防疫捐款。

  “我年底绩效工资有5000多元,月工资也有5000多元,我捐10000元嘛,支持你的工作。”梁梅的大度,让王斌更加充满信心。

  “好!但是在统计名册时能不能不写我们的名字,事情做了就行,没必要人尽皆知。”短短两天,王斌收到40余名爱心人士捐赠,共计11万余元。

  捐赠资金怎么花才高效?王斌四处奔波,医院缺口罩,就人托人购买;社区没有消毒液,就对着通讯录,挨个打电话问询;一线防疫人员喝不上热水,就跑遍市场,买来性价比较高的饮水机。王斌还一次次瞒着妻子,拖着疲惫的身体前往现场发放物资,常常清晨六七点出门,夜晚才回家。

  王斌扎根乡镇10余年,深知基层群众不易,得知村民蔬菜滞销,便联系爱心人士、企业买下,然后捐赠至县城及湖北省。

  “他联系爱心人士购买的这些蔬菜,部分是高于市场价2毛的价格,大约120吨,”吴立军回忆,王斌还为一线防疫人员争取到10000只医用口罩、50台饮水机、2吨消毒液等,太拼命了!

  2月8日,王斌以党员身份到社区报道,主动参与社区疫情防控工作,没成想却突然发病,被送往医院就医。三天后病情不见好转,送至市里的医院,这一住就是10来天。

  期间,王斌仍与吴立军保持电话联系,时时询问相关捐赠事宜,吴立军多次准备看望他,却被委婉拒绝,后来竟声称自己“回老家了”。吴立军很清楚,王斌在“撒谎”,他只是不愿给别人添麻烦。

  2月25日,王斌病情加重,被送往重庆市新桥医院ICU病房救治。

  “小家”“大家”同是一家 

  在梁梅记忆里,王斌的“拼命”远远不止这些。

  初中时,王斌与梁梅是同学,高中时也就读于同班。那时,王斌喜欢美术,梁梅喜欢音乐,二人十分投缘。后来王斌考入云南大学艺术设计专业,梁梅在遵义师范学院就读,期间俩人正式相恋。

  王斌成长于农村,从小立志建设家乡,改变家乡面貌。毕业后,他放弃了到云南曲靖工作的分配名额,决定回到绥阳,很快考上了温泉镇公务员,梁梅也当上了音乐教师,没多久,俩人步入婚姻殿堂。

  起初,王斌被安排到温泉镇公平村上班,因为踏实上进,不到一年,被提拔至温泉镇募阳村任支部书记。

  2001年,梁梅怀孕数月,没人照看,索性到募阳村陪伴王斌。那段时间,募阳村大力发动群众种植烤烟,王斌每天下乡,没时间陪梁梅,后来,梁梅决定与他一同下乡。

  那年冬天,募阳村十分寒冷,村委会有辆公车,王斌原本可以开车下乡,他却坚持步行。

  “开车下乡像什么话,不是拉远了我们和老百姓的距离了吗?平时我们都是走路下乡,你来了就要坐车,别人会说我搞特殊。”梁梅没再说什么,只能腆着肚子和王斌一起下乡。

  走了一天的山路,王斌打算入住农户家中,后与农户长谈至深夜。那晚,梁梅感觉很冷,一夜没睡着,心里有些责怪王斌,但就是没说出来。

  “他在乡镇上班真的很辛苦,每天都要走六七个小时的山路,有回一个月没回家,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真不忍心责怪他。”梁梅记得,在王斌寝室,堆着满满一框穿坏的解放鞋,这些都是他和老百姓打交道的“工作痕迹”。

  2002年,王斌任职温泉镇洪骆村支部书记,梁梅也跟了去。

  “他为洪骆村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路,而且是每天挽起裤腿和村民们一起修,村民们什么时候收工,他就什么时候走,老百姓对他啧啧称赞,从不觉得他是高高在上的干部。”梁梅感到,王斌所做一切很值得。

  一天,王斌修路时扭伤了脚,不少老百姓冒着大雨,走了三四个小时山路来看望王斌,令梁梅更为触动的是,竟有村民蹲在拉煤的货车上,拎着一只大公鸡送给王斌,嘴里还说着“王书记如果不收下,就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农民”。

  “我现在都忘不了那时的场面,也终于理解他为什么如此热爱农村工作,那种感情我是替代不了。”那一刻,梁梅为这位经常回不了家的丈夫感到无比自豪。

  2006年8月,王斌任职温泉镇副镇长,与梁梅相聚更少, 2009年,温泉古镇项目如火如荼建设,王斌每天奔忙在施工现场,工作时间在14个小时以上。一次肾功能体检,王斌被告知肌酐值升高,后去医院复查,被确诊为慢性肾炎,调理一段时日后,又回到工作岗位。

  “这个病一点儿也不能劳累,但他根本闲不下来,工作量没减少,只是应酬少了些,”自那年后,梁梅十分担心王斌的病情,每天提醒他按时服药。

  以前,你不能陪我,现在我来陪你

  绥阳县蒲场镇政法委书记,绥阳县信访局副局长、县信访投诉中心主任,绥阳县郑场镇党委委员、人大主席……在外“任职”几年后,2015年,王斌回到温泉镇“履新”镇长。

  2016年,绥阳县将举办县旅游产业发展大会、承办遵义市旅游发展大会,并在全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时设置绥阳分会场,这三场盛会,温泉镇是主阵地,前期筹备工作繁重,王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4天,全面完成207省道温泉镇境内沿线环境绿化美化工程;

  6天,打造绥阳首家电子商务平台——温泉商城;

  10多天,完成温双旅游公路全线近426户农户的征地、房屋搬迁;

  40多天,完成207省道沿线村庄整治703户;

  2个月,13公里的温泉至双河洞景区公路旅游长廊全面完工

  ……

  “那段时间就像打仗一样,他虽然身体不好,但从来没有缺过阵,每天都是半夜才回寝室,妻子来温泉彩排旅发大会节目,停留数日,二人竟没能见着面。”温泉镇党委书记杨栋称,很庆幸能与王斌“搭班子”,最终一起在各方努力下共同创造一项项发展“奇迹”。

  如今,在双河洞景区带动下,温泉镇乡村旅游业蓬勃兴起,尤其在温双公路沿线,农家酒店、乡村民宿发展至40多家,农产品也打造成旅游商品,2019年,村民人均年增收3000元以上。

  然而, 2016年下半年,王斌的病情逐渐恶化,但工作依然很忙,虽然后来调进县城,仍与妻子隔着“时差”。

  “每天他回来我已经睡了,我去上班他还在熟睡,总是见不着面。”梁梅说,后来王斌开始做透析治疗,2019年8月,经亲戚介绍,王斌到青岛做了换肾手术,休整三个月才出院。

  换肾,需要一大笔开支,夫妻俩同是工薪阶层,根本无法支付,之前借下的50万元房贷已然无力偿还,不得不再向亲戚朋友借下20万元。

  “能不能通过‘水滴筹’平台发起爱心人士捐款呢?”

  “我是党员啊,这样做,我的领导、同事、朋友就都知道了,他们肯定要发动捐款,我都这样了,不能再给组织添麻烦呐!”换肾前,梁梅的提议遭到王斌一口回绝。

  今年2月下旬,王斌倒在疫情防控一线,最终住进ICU病房,梁梅没敢让外界知道,可还是不慎“走漏了消息”,不少亲朋好友自发捐款,目前已筹得10万元,却是杯水车薪。

  “以前,他经常不在我身边,现在,他倒下了,不能没有我,”刚来时,梁梅每天要写三张小纸条请护士递给王斌,告诉他安心治疗,后来怕王斌被感染,只得改为传口讯。

  “你要放心治疗,我一直在外面陪着你,治疗费用完全不要担心,有人在筹,”梁梅很委婉向王斌提及捐款的事,虽然她每天都为筹集治疗费用发愁,却始终鼓励王斌坚定治疗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