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获的捕兽夹查获的捕兽夹
死在边沟的牛。受访者供图死在边沟的牛。受访者供图

  本报讯(都市新闻记者廖尚海)1月18日,德江县泉口镇猪场村村民向记者反映,半年来当地接连发生三起野猪夹伤人、伤牲口事件,当地村民谈“夹”色变,而现在暂时还无法确认伤人的捕兽夹是谁放的。

  村民受伤哭喊呼救

  德江县泉口镇猪场村位于德江、务川、沿河三县交界处。近年来,在当地政府的努力下,生态环境得到了很好的保护,群山环抱下村子周边的地势较为复杂,常有野猪、野山羊出没。这些野生动物出现后,当地部分村民从集市上买来捕兽夹上山捕猎。最近半年来,正是这样的行为成了村民心里的阴影。

  “听到在叫唤,我赶紧去查看了。”冉启全回忆,2019年秋天,大概是玉米快成熟的时间,他在村子后山救下了一名被捕兽夹夹住的村民。

  据他回忆,当天下午正在家里的他突然听到从后山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喊,循声而去,大概十分钟,冉启全看到村里的哑巴蜷缩在自己家玉米地的一侧,看到有人前来,哑巴连忙比划着呼救。

  冉启全定睛一看,原来哑巴的脚被一个捕兽夹夹住,万幸的是伤者是用脚后跟触发的机关,夹子夹住的位置有鞋作保护,脚踝除了点皮外伤外并无大碍。

  据冉启全介绍,当天伤者因上山捡拾一种名为“五倍子”的药材,途经玉米地边上时被捕兽夹夹住。

  “老百姓经常上坡,这样的情况太危险了。”村民田先生说。

  两头黄牛相继中招

  最近一个月内,猪场村一村民家的两头黄牛先后被夹,其中一头还死在了山上。

  田姓村民家养有两头牛。1月4日,他和平时一样上山把牛赶回家,但他却发现少了一头。大概半个小时,他寻遍了放牛的山头仍不见牛的去向,加之天色已晚,他只好将另外一头牛赶回家中。次日,他再次到山上去寻找,一直未果。

  “走路有点跛”,1月13日,他再次到放牛的山上去赶牛。刚到山头远远望去,发现剩下的这头牛也出现了异样。

  走近时,他发现这头牛的左前脚被一个捕兽夹夹住,皮子破了一圈口子,骨头露在外。看到此景,他非常气愤,立即跑上前将夹子掰开,随后将牛一瘸一拐地赶回家。

  经历这件事后,他怀疑之前丢失的牛或许也是中了捕兽夹,但牛为何不知了去向? 难道有人将牛牵走?

  田姓村民觉得事有蹊跷,便组织家里人经常上山寻找。17日中午,他再次和家人上山找牛时在一处空地发现了大量的挣扎痕迹,顺着这些痕迹,家人最终在距离此处下方约十米的一处边沟里发现了一具牛的尸体。

  经过大家仔细辨认,这头牛正是丢失的那头牛,同样也是被捕兽夹夹住了左边前脚,或许由于挣扎,这头牛被夹住的蹄子上方几乎断开。但在现场,家人仔细寻找后却没有发现捕兽夹。

  田姓村民猜测,牛当时被夹后经过了长时间的挣扎,或许是放置夹子的人发现后害怕事情败露便将夹子取走。而至于牛的死因,他怀疑当时牛被夹住,对方生怕赔偿,索性将牛赶至边沟上方后摔死。

  村民已向派出所报案

  随后,田姓村民将此事向村支两委反映,并向德江县泉口镇派出所报了案。

  “共有4人在放置野猪夹,放好多年了。”田姓村民很无奈,据他反映村里确实有几个村民经常在附近安放捕兽夹,最近半年时间来伤人、伤牲口的事件不断发生,弄得村民们人心惶惶。

  而更为关键的是,从伤人到夹死牲口,到底是谁安放的捕兽夹,目前没人承认。

  对此,记者联系到了猪场村村主任冯修文,他表示村委正在积极与警方密切配合,争取尽快查清捕兽夹的主人到底是谁。同时,冯主任也介绍,事发后经村委搜寻,在山上又发现了10多个捕兽夹,如能确认捕兽夹的主人,村委一定积极协调解决相关的追责以及赔偿问题。

  据德江县林业局副局长杨胜平介绍,安置捕兽夹进行捕猎,涉嫌非法狩猎,森林公安依法可对安放人进行相应的处理,如该过程中发生猎捕到国家珍稀保护动物的,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相关规定进行处理。杨胜平表示,只要安置了捕兽夹,无论是否捕捉到野生动物,森林公安均可对安放人的猎捕工具进行没收和处罚。

  目前,公安机关正对此事积极协调处理中。